CCIE一年后的心语

www.net130.com     日期:2005-7-21    浏览次数:
出处:思科培训网

 我出生在新疆,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来到中原--河北,可我自己却一直认为我是新疆人,可能是因为我的姥爷是国民党党员,我的父亲是共产党党员,而我的母亲却又是民盟成员,复杂的家庭信仰并没有对我有多大的印象,反而教会了我很多,也能接受很多,反思很多。

    小的时候我很调皮,由于是独子,父母和两个姐姐都很疼爱我,但做教师的母亲却管我很严厉,记忆中父亲只打过我一次,巴掌却落在姐姐的身上,因为姐姐用她自己幼小的身体挡在了我的前面,父亲的脾气很不好,在我六岁的时候他因意外事故离开了我们,我永远不能忘记母亲用她每月36.5的微薄收入怎样抚养了我们,那时我们自己在家里的小院种菜,养鸡,童年的我不知道体味母亲的艰辛,还老是调皮,有一次不知闯了什么祸,母亲要把我吊起来打,我用几乎恐怖的、歇思底里的声音大喊:姐,救命啊!最终在姐姐怯声声的救助下躲过了那一劫,再大一点后,由于住校,我15岁就开始抽烟、喝酒、打架,母亲有时候都恨怎么养了我这么个儿子。记得自己那时候穿着裤口一尺二的橙色大喇叭裤,上身大红衬衣,脚下一双红色高跟拖鞋,一付小二流子的样,因为我觉得那样很成熟,现在想来真的是很可笑,但那是真实的,每一个年轻人都有在回眸自己过去的时候,发觉得自己可笑的地方,身上也必然会有当年时代的烙印!大学的时候,谈了一个女朋友,现在她已经是加拿大的永久居民了,那段朦胧的感情,和现在的年轻人一样…….

    工作后,我在一个两千多人的企业做人事管理,搞笑的是自己那时候还不懂得成熟的含义,只是凭着股认真劲做工作,哈。。唉,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真的很傻,白和黑之间永远有灰色的地带,这里奉告年轻的朋友,多听听你父母对你工作的建议,千万别当耳旁风,这也是老声长谈的话题,我知道即使我现在这样说,你们也未必听的进去,不摔两个跟头,人是不会变聪明的。那年当我刚刚过完26岁生日几天,我当上了 人事科副科级干部,那时候也是在我所在的企业是一个不小的震动,论资排辈可是传统啊,我没有靠任何人,当然那也是某种大环境下的需要,可惜啊,我还是没有聪明起来,在位的两年接触到了很多灰色的东西,你说它对吧,其实是行不通的,你说他不对吧,大家都是这样做的,还很有成效,每个企业都有它墨守成规的规矩,对于新人来说,如履薄冰,就算你再小心翼翼你也会触雷,这一撇一捺的人,才真是这世间最难做的,在国企做过的人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 "人生的每一段经历都不会被白费!!!!"这句话,是我从一本书中看到了,真是真理!无论是好的,还是坏的,你的经历越多你就会越成熟,不管那段经历是奋进、是沉沦、是迷茫、或者是那么的不堪回首…….只要你能够深刻的去检讨自己,你就还有得救,怪不的老话说的好,老要轻狂少要稳!

    回想在国企的时光,多少人给我下过套,多少人又冷眼旁观,又有多少人暗地里偷笑,而自己就没有暗地里对别人下过拌吗,唉….环境会不知不觉得改变一个人,所以才有进朱者赤,进墨者黑的说法。但是那段时间的经历在这几年想想,却是很珍贵的,它把我的凌角磨去了很多….很多…..我现在却想说,我要感谢那些给我挫折的人,没有他们有意、无意的刁难和算计,我依然还是一个愣头小子!

    下野的我,哈..哈…搞笑,我竟然想到下野这个词,暂用吧。那时候才知道权利的意义,落水的凤凰不如鸡,此话一点不假,在位的时候觉得一些是理所当然的东西,在失去权利后才知道要付出多少才能够得到,社会是分阶级的,你在那个阶层,你就属于什么样的人、什么样的层次,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和水平,我当时真的不能想象在农村的农民、在城市中打工的那些民工是怎样活的,后来这些我在深圳都见到了,我只想用惨烈来形容,在那个贫富分化达到疯狂的程度的城市让我目睹了天堂和地狱,这也让我悟出了许多道理,现在也能根据那段酸楚说出一两句自己的名言,这些话,我也告诉了我的一些兄弟:“如果你在20岁的时候贫穷,不要责怪你的父母,更不要怪自己,但你要在50岁的时候依然贫穷,那一定是你自己的问题…….”

    我学的是法学,二学历学的是国际金融,可我现在做的是IT并通过了CISCO的CCIE,人生真的很象《阿甘》所说,生命就象一盒巧克力,当你打开它的时候才会知道。

    提及当年考CCIE,那真的是想也没想,就一下子决定了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!走出来是因为没有了路,那段时光的我真是颓废,天天好象还很忙,其实是自我麻痹而已。。。。

    面对今天的一切,我不能说是我的成绩,其实是四位女性帮助了我,我的母亲、两个姐姐和我的妻…….我不能忘记母亲怎样焦急而默默的支持我,当我第二次在香港考试,在香港的天星码头的一个免费INTERNET接入处刷出自己PASS的时候,我给她老人家通了电话,由于事先我没有告诉家里我在那天考试,因为是二次,因为心理压力太大了,害怕自己考不过,我不想让她们背负原本应属于我自己的压力….,电话一通,我先说:妈,您先找个凳子坐下!她说,哦,好了我坐下了。我接着说:妈,我PASS了!话没有说完,我的眼泪就蹦出来了,真的是蹦出来的,超乎了我自己的想象…老人听不懂英文,立刻紧张的说:你怎么了?我抽搐的边哭边说:妈,我现在在香港,我考过CCIE了…我考过CCIE了…我考过了…老人吃惊的说:你怎么在香港?你真的考过了…好…好…电话中我听到了她的哽噎……生活中多少次的艰辛和困难没有让她掉下眼泪,堂堂七尺已是31岁的我,此时电话中我们只有含含糊糊的话声和泪声……

    我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背水一战,没有经济来源的滋味又是如何,我不敢去想我如果真的败了是生还是死,那真的是赌博啊,妻当时为了我第二次的考试费一万零三百七十五,一个月的吃用不足百元,我不敢回想当她们医院的小姐妹在她面前显示新衣和时髦物品时,她的感受;我更无法承受她多少次仔细算计买那一种菜能省一点钱的场景,她受的苦,我都知道,但不敢往下想啊,想了会疯的……后来有次我见到一个兄弟在路上得知自己通过CCIE时,竟跌坐在路边,抱着个路栏杆失声痛哭,路人纷纷躲避,而我一句话都没有劝他,让他哭吧,真的是压抑太久….太久了…

    人生中有太多细节的背后,又有着太多的追述和解释………

本新闻共2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  

相关新闻
无相关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