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开放网络峰会:带上你的专有协议网络

www.net130.com     日期:2012-5-3    浏览次数:
出处:TechTarget中国

在圣何塞州举办的开放网络峰会上的一些软件定义网络(software-defined networking,简称SDN)及OpenFlow技术的业内人士中有个笑话:开放网络协会(Open Networking Foundation,简称ONF)不会像IETF那样——它不会基于某个公司的专有方法来制定数以千计的复杂协议和标准,而是尽可能地留下开放发展的空间。

  ONF的执行总裁Dan Pitt没有开这个玩笑,但是清晰地表示该基金会不只局限于制定OpenFlow标准。ONF同样关注于扶持那种开放的网络应用开发社区,它们已经出现在开源软件世界。对于专有协议的 ASIC芯片和以硬件为导向的网络市场来说,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文化转变。

  Pitt不反对标准。有SDN网络,控制面板能从物理网络分离出来,并且可以根据上层应用需要,单独地控制网络上的每个数据流。在这种情况下,唯一需要标准发挥作用的地方就是控制器使用的语言,它用于翻译从应用到底层的物理和虚拟交换机的信息。Pitt表示那正是OpenFlow标准用武之地。在此之上,在应用层怎么样运作都行。

  所以在本周的开放网络峰会上有许多关于这些潜在应用的讨论,从为视频及统一通信流量安排优先级、到控制移动访问和管理错综复杂的安全策略,对于网络上的每个用户来说这些安全策略都不同。

  峰会上实际发布的产品仍然很少,人们对于缺少可用的OpenFlow友好的交换机(特别是没有思考的参与)来支持应用环境感到担忧。但是今年的峰会上,人们的讨论已经从定义OpenFlow和SDN标准变为展示实际的应用案例、以及该技术如何解决顾客的需要,Pitt表示。下一步将是产品发布。

  有件事是清楚的:围绕ONF和OpenFlow标准从不缺少激动人心的事情。自从ONF成立的那年,成员数量已经从17个增长到66个,成员包括每个重要网络厂商,Cisco、Google、Yahoo、Facebook 和 VMware公司。本次开发网络峰会销售的800席位都已经售出。

  ONF和OpenFlow的大致方向

  提问:在开放网络峰会上,许多公司会讨论SDN控制器和应用,但是没有支持OpenFlow的交换机这些都无从谈起。此事进展到什么程度?

  Dan Pitt:上个月我们已经举行一次plugfest活动,工程师们聚集在一起,测试其产品互操作性,我们至少已经拥有一些交换机代码库、四个控制器代码库以及FlowVisor。我们讨论的每个公司正在对此进行开发产品,或是悄悄试水这个市场。我从这些厂商听到的是他们的顾客向他们询问他们产品对OpenFlow和SDN标准的支持能力。每个人都努力弄明白如何做、如何拔得头筹以及向哪些客户推销。

  提问:是否人们担忧关键的参与者——思科不会遵循OpenFlow标准?如果是那样的话,会阻碍整个环境发展么?

  Pitt:就思科的计划我不想表明看法。在ONF,思科是杰出的技术贡献者和建议者。每个参与者都在努力理解该标准去向何方、以及如何让它成为令顾客满意的技术。SDN有各种各样的方法,包括一些专有协议。某些方法作为用于控制面板和转发面板间通信的流行标准要早于OpenFlow。

  事关所有人的是他们要懂得客户的问题是什么,他们一直受到不同RFC标准的约束,还不得不适应专有的操作系统及其发布时间。现在他们能够编写直接控制网络的软件来满足这些顾客的需要。那就是说,对于开放软件,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其中。将会有很多人为了顾客的利益竞争,谁能最快地提供该软件和定制化功能。

  提问:去年我们听说在SDN中分离控制面板。但是现在我听到有更多的新兴应用出现。你能谈论下这些应用会是什么吗?

  Pitt:有了SDN,你可以编写软件,让网络精确地执行你想让它做的事情。我们的控制器是逻辑集中的控制面板,而这只是一个软件功能。

  该控制器向交换机传达当流量到来后它们应该做什么。举例来说如果今天你想多播,如果你用所有这些协议来配置这些树,它复杂到没有人使用。如果你想用OpenFlow和SDN技术多播数据流,该控制器载入数据流模式到交换机中,因此当数据包进入以后,交换机发送它到下游的交换机和端口。网络不需要配置。这仅是路由算法的直接编程实现。在这些控制器上你能拥有模块规定访问控制(基于用户的策略)、或是流量管理、安全或是合规。这些模块通过网络影响计算路径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在控制面板中的软件可以由任何人编写。操作者可以编写他们自己的软件,厂商能够提供他们自己的软件,独立软件厂商除了提供这些软件产品,可以什么也不做。企业能让他们自己的职员或是承包商来编写该软件。我认为一旦我们拥有通用的、达成一致的API,网络应用将会有巨大的市场。

  提问:应用开发社区一直不是网络文化的一部分。网络专业人员会轻易地改变这一点么?

  Pitt:这是关于网络的本质上与众不同和令人兴奋的地方。它正在将网络带入软件的国度,这会是巨大的文化变革。我们一直是以硬件和协议为导向的,而现在我们正在转向以软件和API为导向。我们会像正为OpenFlow所做的那样来创建标准,但是那不意味着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创建标准。我们尽可能少地使之标准化。在过去,市场在标准委员会烟雾缭绕的房间里达成了公约。而我们努力使之向软件文化转变。

  提问:相比一年前,2012年的开发网络峰会有什么不同之处?

  Pitt:一年前每个人都为这个东西的抽象概念感到兴奋不已。本周我们看到许多把它变为现实的进展。

  提问:“变为现实”意味着什么?发布产品么?

  Pitt:意味着人们有了控制器和交换机。它们已经用于使用商业硅片、ASIC芯片、网络处理器以及纯软件中。控制器最基本的一件事是它们包含什么?控制器的能做多少事情?没有人知道。Big Switch公司已经发布了一个开源的基本控制器,它能将逻辑指令翻译成数据流表和交换指令。未来会知道如何集成更多的这些组件出售。我期待知道用户如何采用和部署它。

  提问:企业和服务提供商在SDN技术的使用需要(以及因此的使用)上有所不同。对于服务提供商来说那是一个痛处,所以他们需要SDN。但是对于企业来说,他们暂时不需要。如何改变这个现状?

  Pitt:我们与金融服务业的人讨论,他们受限于这些合规要求:即他们必须将来自商业银行的投行和从顾客那里得到的钱分隔开来,所以他们运营着完全不同的、非常昂贵的基础设施。他们认为这一个共同的物理基础设施能给他们带来所有好处。现在他们能够拥有可供审计的单独的逻辑架构。当你和企业讨论时,你必须考虑不同企业的规模。越大的企业越会首先做这件事。中小型企业正在寻求云服务提供商来为他们搭建和管理这些系统。那不是他们核心竞争的部分。

  提问:开放网络研究中心(Open Networking Research Center,简称ONRC)于上周宣布成立。ONRC和开放网络基金会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?

  Pitt:我们不知道正式关系是什么,我们更像是合作者。他们在研究那一边,而我们在商品化这一边,所以我们是互补的角色。

分享道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