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客组织Anonymous揭秘:FBI曾悄然组织其活动

www.net130.com     日期:2012-7-8    浏览次数:
出处:腾讯科技

北京时间7月6日消息,《连线》杂志日前撰文,披露了黑客组织Anonymous如何选定目标、发动攻击,并让强势的政府或企业网站崩溃。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:

除了赫克特·沙维尔-蒙赛格(Hector Xavier Monsegur)之外,没人知道他为什么或是在何时成为了“Sabu”,并加入了奇怪、混乱的互联网知名黑客组织Anonymous。不过我们都知道 “Sabu”被捕的那一天。2011年6月7日,联邦探员走进了他位于纽约下东的公寓,并威胁这位28岁的年轻人面临一系列指控,累计将被判入狱124 年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赫克特·蒙赛格,这位曾在Anonymous被称为“Sabu”且有着众多粉丝的黑客,向一位新的、同样从不露面且神秘的大师屈服,这位大师就是:联邦调查局(FBI)。

在随后的8个月时间里,Sabu继续活跃在互联网上,并是Anonymous下属的黑客组织AntiSec的核心成员之一。Sabu不仅帮助丑化政府和企业网站,甚至还协助攻击了美国安全智库—— 全球情报分析机构Stratfor。但事实上,Sabu的所有活动均受到了联邦调查局的密切监控。法律执行官员后来向福克斯新闻表示,在去年8月认罪后的几周时间里,蒙赛格“几乎每天” 都在联邦调查局办公室协助该部门的工作。随后,蒙赛格还在自己家中继续协助该部门的工作,有一位联邦调查局探员每天24小时来监视蒙赛格。有些时候,联邦调查局的探员甚至会直接冒充Sabu。去年圣诞节,就在Stratfor被黑之前,Sabu还曾在网络聊天时向AntiSec成员表示,“我们已经习惯于高温;我们已经从第一轮攻击中存活了下来。”

Sabu所指的是发生在去年夏季的一系列逮捕事件,在全球至少有80名AntiSec的成员被各国警方所逮捕。当时,几乎不可能从Sabu的论证中挑出任何毛病,因为被逮捕的人并没有减缓AntiSec在2011年发起的恐怖攻击。2011年是 Anonymous闯入全球地缘政治意识的一年,该组织支持了“阿拉伯之春”运动分子;攻击了安全产业;折磨了法律执行部门和情报机构;并发起了无数次对索尼和其它大型企业的攻击。随着抗议活动向西方世界蔓延,Anonymous又开始向他们提供重要的后勤支持(更比不说引起了媒体的极大关注),从抗议旧金山湾区捷运(高速交通统,BART)到遍及美国和海外的占领运动,处处都留下了Anonymous的身影。Anonymous已经计算出如何在全球进行渗透,以及如何召集机器和参与者。

不过Sabu并没有在第一轮攻击中幸存下来,他帮助联邦探员收集到的证据,让更多的Anonymous余党在第二轮攻击中被纷纷逮捕。今年2月份,国际刑事警察组织(Interpol)在全球逮捕了超过 25名参与者;而且在几天之后,联邦调查局正式向媒体公布了蒙赛格与其进行合作的消息。此后不久,又有5名黑客被逮捕,其中1人来自AntiSec,另有 4人来自于另外一个黑客组织LulzSec。在去年圣诞节时,Anonymous所使用的网络聊天室(Internet Relay Chat, IRC)的气氛还十分嚣张,到了这时已经变得一片悲哀。一位黑客写道,Sabu曾经在编程上辅佐过他。另有人归纳了Anonymous余党对Sabu与联邦调查局进行合作的总体看法:

2011年,Anonymous已经计算出如何在全球进行渗透,以及如何召集机器和参与者。对集体活动而言,Sabu的被捕就如同是减速带,但它是否仅仅只是减速带?肯定不能这样说,因为Sabu的被捕切断了 Anonymous所谓的通往心脏之路,也就是Anonymous的组织活动皆被阻断。更精确的来讲:Anonymous声称自己并不组织任何活动,该组织并没有领导人,也没有吹嘘参与者数不胜数。这也就是说,几十、数百甚至数千人被捕,并不会阻止Anonymous的活动。(要知道,“我们是罗马军团,我们从不宽恕也从不忘记,世界等着我们”(We are legion; We do not forgive; We donot forget; Expect us)曾经是Anonymous叫嚣着的口号。)

不过联邦调查局逮捕的 Sabu无法被轻易的替代。没有人能够否认,在2011年最著名的黑客攻击活动中,Sabu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的角色。推测下来,蒙赛格协助联邦调查局收集证据逮捕的黑客,也都是那些有着超高天赋的黑客。多年之后,或许有人会揭露Anonymous的领导人,曾在网上多么蔑视他们,却又时不时的会黑他们一下。如今,在这些Anonymous的成员被逮捕之后,Anonymous的整体自我概念将会遭遇一场大考。

Anonymous也许会向公众告知真相的可能——它不会因为主要成员的监禁、龌龊行为或贿赂而关闭——是让Anonymous成为向全球从政府到企业、再到非盈利性组织的强大体系发起挑战的一支恐怖力量。

事实上,Anonymous在没有领导人的情况下取得的成功,确实非常易于理解—— 如果你能够忘记你所知道的组织如何运营。Anonymous是典型的“do-ocracy”,这是一个在开源运动中非常流行的短语。正如短语暗示的那样:个人提议活动,其他人参与(或是不参与),然后Anonymous的旗帜出现在活动之中。没有人批准活动或是为活动做出承诺,因此每一项活动必须依靠自身的力量。

 

本新闻共5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

分享道
相关新闻